童年趣事
作者:王勇兵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1517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/5/4
    现在,我已过不惑之年,但在记忆深处,却怎么也走不出自己儿时的足迹,在故乡里曾遍及过的那些沟沟坡坡和山山卯卯。
    那时,家住在山脚下,大人为了能在生产队里多挣工分,不到5岁便让我上小学。从家到学校来回要走五六里的崎岖山路。家里没有闹钟,唯一能知道时间的大概就是早晨听公鸡打鸣了,记忆中只要鸡一叫,大人就要把眼睛不愿睁开的我叫起来,要是赖床不愿起马上要迟到的话,准会看到大人手里拿一根树枝再后面赶,我在前面跑的情形。中午回家吃饭,就有长辈在取笑:“早上哪个娃子又打了几斤香油?”。
    上小学课程是很轻松的,只有语文和数学两门课。一下课,我们男生便齐刷刷地站成一排,到操场旁一块临崖长的矮竹林边,比赛看谁尿的远,久而久之,那矮竹林竟渍死了,为此,自然少不了受老师罚晒太阳的惩罚。那是,我们兄弟六个都在一所小学上学,放学后,让三个小的背上我们的书包和衣服,我们三个大的便顺着校旁一条下河的小路来到河里,一路捉鱼回去,黄洋河里鱼儿实在是太多了,回到家里,每人手里都会提着一串用柳树条串着的河鱼。后来,家里大人说闻不得鱼味了,并且吓唬再下河便打断腿。如今回想起来,一个是出于安全考虑,另一个原因就是当时家境不好,吃鱼是要浪费很多油的。在我印象中上小学根本没有家庭作业,所有作业在学校都作完了,回到家后就背着背篓在房前房后的庄稼地里、大小沟边打猪草。我总是贪玩,天快黑了还只打得半背篓,回家交不了差,就折几棵棍子,横放在背篓一半的位置,让下边空着,再把猪草放上去,这样就满了。也有被家人发现的时候,免不了会挨打挨吵。
    儿时的捣蛋,除了让我挨了不少父母的责打之外,淘气也让我吃了不少亏。记得在一年下过雪的冬天,房前那块常年不干水的稻田结了冰,我拿起一块石头有力地砸下去,冰块没有裂开,便试着用脚踏下去,竟然能承受我瘦小的身体,那个兴奋劲比现在喝了小灶包谷烧还美好的多。我叫来兄弟们便在冰面上滑了起来,根本就不知道水越深的地方冰结的越薄,掉进水里的可能性就越大。我玩的忘乎所以,全然不知已滑到田的中央,结果咔的一声下半身就掉进水里,等着我爬起来后,那个冷劲现在让我想起来都免不了打几个寒战。而我只有一套棉衣棉裤,回到家里只有自己收拾,大人是不管的,等我烤干了棉裤已是后半夜了,第二天眼睛就成了红桃。
    童年的趣事是一个人最不易忘怀的,在我心情趋于平静的时候,这些事情便浮出了脑海,时常提醒我要保持一棵纯朴、善良的心,善待每一个与我有缘的人,珍惜眼前的人与事。
 
安康市盐务局主办    安康市电子政务办公室建设
EMail:akyy7566@163.com  备案编号:陕ICP备05001920号
电话:(0915)--3227315 传真:(0915)--3227566
私盐举报电话:(0915)--3212597   邮政编码:725000